【寻衅滋事罪】从证据分析案情 判处量刑建议以下刑罚

发布时间: 2018-10-14

从证据分析案情 判处量刑建议以下刑罚

一、名词释义

寻衅滋事罪:是指肆意挑衅,随意殴打、骚扰他人或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或者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

聚众斗殴罪:指为了报复他人、争霸一方或者其他不正当目的,纠集众人成帮结伙地互相进行殴斗,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


二、法律法规及相关司法解释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九十三条【寻衅滋事罪】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二)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

(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


三、案情简介

本案当事人阮某某在2015年3月来到上海打工,一直稳定生活,并在公司内结识了一起打工的黄甲、黄乙及陶某某。2015年8月7日,阮某某与三人约好下班后一起去吃晚饭,晚饭期间,四人一共喝了12瓶左右的啤酒。随后,四人一起前往饭店附近的一家KTV,在二楼开了一间包厢唱歌。到当晚23点左右,四人重新回到KTV的一楼,进入舞池跳舞娱乐。阮某某看见黄甲与一名陌生女子在跳舞,那名陌生女子也在不停地更换舞伴,阮某某看见这个情况并没有上前。但没过多久,阮某某就看见,黄乙走到了黄甲的身边,而之前的那名陌生女子身边有一名穿黑色上衣的男子,正在和黄乙争吵。眼看两人就要动手打起来,阮某某也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坏了,赶紧上前和黄甲一起拉住激动的黄乙,一看对面的男子也被之前的陌生女子拉住,阮某某赶紧和店内的服务员一起把黄乙劝到了门口。

阮某某在KTV门口安抚黄乙的情绪,这才知道了原来刚才和黄甲跳舞的女子是黑衣男子的朋友,好像是为了争夺舞伴才会和黄甲发生口角,黄乙怕黄甲被人欺负,这才上前帮忙。阮某某知道了情况后,又劝了黄乙一会儿,这才让黄乙平复下情绪。黄乙这时发现自己的鞋子在刚才争执的时候落在了舞池里,于是阮某某便陪着黄乙返回舞池。阮某某与黄乙和黄甲、陶某某会和,并在舞池边找到了黄乙的鞋子,四人刚想离开,却看到刚才穿黑衣的男子与另两名男子挥舞着酒瓶向自己挑衅。黄乙一时控制不住情绪,又与对方发生了口角,结果和对方开始动手,对方一名穿衬衫的男子用酒瓶砸了阮某某的头,破碎的啤酒瓶又划伤了阮某某右侧脸颊、耳朵和脖子,对方依旧不依不饶,拿起板凳殴打阮某某。阮某某这下也被激怒,于是拿起手边的酒瓶开始反击。双方一共七人在舞池内互殴,双方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情况,没一会儿,对方三人便逃离了现场。

阮某某与其他三人来到KTV门口,发现其中一名身形高大的男子就站在前台,黄乙觉得吃了亏,心中不服,于是便叫上其他三人一起对用扫把、酒瓶等物品殴打该男子。阮某某用一根塑料管打了该男子几下,那男子用板凳抵挡。阮某某见那名男子也开始流血,再加上他自己和陶某某的伤也比较严重,因此劝黄乙等人停手。阮某某等人前往医院救治后,接到群众报案的公安机关根据相关线索前往医院,并将四人传唤至派出所接受调查。对方三名当事人,即黑衣男子吴某、衬衣男子章某也被带回派出所接受调查,另一名高大男子费某某因伤势较重暂时留在医院接受治疗。经过对六名人员进行询问,公安机关认为他们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刑事犯罪,因此对六人采取了刑事拘留的强制措施,并对所有人的伤情申请了司法鉴定,对案发现场进行了勘验。

2015年8月8日,阮某某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公安机关经过调查取证,认为多名人员在公共场所互殴,严重影响了社会秩序,并造成了多人轻微伤、轻伤的严重后果,已经触犯了刑事犯罪,社会危害性较大。因此,于2015年9月6日对阮某某等六人提请批准逮捕,于2015年9月18日对费某某提请批准逮捕。检察机关审查了案件材料,讯问了各名涉案人员,确认案件是由阮某某等人实施,结合案件造成的结果,最终于2015年9月11日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批准了对阮某某等六人的逮捕决定,于2015年9月28日批准了对费某某的逮捕决定,并均于作出决定当日,交付公安机关执行逮捕措施。

 

四、办案思路

阮某某被采取强制措施后,公安机关按照法律规定通知了他的父母,阮某某的父亲随即赶到了上海,向公安机关了解情况。从警官口中,阮某某的父亲得知自己的儿子现在因为涉嫌犯罪被羁押在看守所。由于缺乏法律知识,加之对儿子的担心,阮某某的父亲经过咨询后委托了本所处理阮某某案件侦查阶段及审查起诉阶段的工作。在案件办理的过程中,阮某某的父亲又再度与本所达成委托协议,委托本所指派律师处理阮某某案件一审审理阶段工作,并出庭为阮某某进行辩护。辩护人在了解案件情节,确认细节问题后,仔细研究本案的具体情况,分析本案的办案方向。

为了能够确认案件发生的经过,无论是办案机关还是辩护人,首先都是向当事人了解案情,并根据当事人所做的陈述,结合其他相关证据,以求还原案件发生的经过。但是,在同一案件中,如果存在两方当事人同时涉嫌犯罪,并且在双方存在利益冲突的情况下,当事人的供述也会出现矛盾,甚至违背事实的情况。因此,在类似案件中,辩护人在听取了当事人的陈述、查阅了其他涉案人员的笔录后,需要全面分析案件的证据材料,例如监控视频、证人证言、现场勘验笔录等。综合各方面的证据材料后,才能较为完整地勾画出案件的事实情况。

在确认了案件事实情况后,辩护人需要以此为根据,仔细确认案件的定性问题。打群架在日常生活可能并不罕见,但是刑法对不同情形下的犯罪情节却有着完全不同的规定,例如寻衅滋事罪与聚众斗殴罪就是其中之一。在刑法中,对于相似罪名之间并没有详细的区分标准,往往会因为一些细节问题而影响案件的定性。因此,辩护人就需要仔细审核证据材料,结合案件实际情况,判断案件的定性是否有异议。从本案的实际角度出发,阮某某等人因争抢舞伴与对方发生肢体冲突,而且双方也都有持械的情况。在这样的事实基础上,从法律规定的角度来分析,对该案定性为聚众斗殴罪也具有一定的可能性。但是,从辩护人的角度来看,为了能够使当事人获得较轻刑罚,仍希望本案寻衅滋事罪的定性不要更改,并以此进行相关工作。

在确认案件事实及定性后,辩护人就需要考虑当事人在量刑方面的问题。在双方当事人存在利益冲突的案件中,往往一方为了减轻自己的过错,而将对方的过错扩大。一旦双方的过错程度被认定有所区别,那么,在案件最后的量刑上,对双方当事人也会有较为明显的区别。因此,在这类案件的办理中,辩护人除了要确认当事人所具有例如自首、如实供述等量刑情节以外,还需要分析当事人对案件的发生所起到的作用或影响。结合本案来看,就阮某某等人是否应当与吴某等人处以不同程度的量刑,就是辩护人办理案件的重点。

结合上述情况,辩护人通过分析证据材料,首先要对案件事实进行重塑,并以此为根据确认案件的定性问题。其次,辩护人还要重点分析存在利益冲突的双方当事人对案件的影响程度,以此为当事人争取最公平的结果。

 

五、争议焦点

辩护人查阅了办案的证据材料,查看了案件发生时的部分监控录像,全面分析了所有涉案人员的笔录,力求还原案件发生的具体经过。经过辩护人的分析后,认为本案最大的争议焦点在于阮某某等人的行为是否对案件起到了较大的影响,在量刑幅度上是否应当重于吴某等人。

领取了起诉意见书、起诉书后,辩护人对办案机关对本案的观点进行了分析。从卷宗材料出发,由于本案的起因是双方争夺舞伴,之后黄乙等人更是因为不甘被他人欺负而围殴了费某某。因此,办案机关认为阮某某等人的危害性较大、恶性较深,对阮某某等人建议处以二年以上三年六个月以下有期徒刑的刑罚,而对吴某等人建议处以一年六个月以上二年六个月以下有期徒刑的刑罚。但是,根据阮某某本人的陈述,在案件发生的过程中,吴某等人一再对黄乙进行挑衅,并且在他们双方发生肢体冲突的时候,对方也用酒瓶、铁棍等物品对阮某某等人实施了暴力行为。从整个案件发生的情况来看,吴某等人的行为对案件的影响不亚于阮某某等人的行为,双方对案件的影响也相差无几,在本案中也不适宜对双方区分主从犯。并且,辩护人通过查阅材料发现,吴某等人还有其他犯罪的前科劣迹,也具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因此,阮某某等人的行为是否对案件起到了较大的作用,是否应该被判处较重刑罚就是最核心的争议焦点。

本案发生的经过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辩护人听取了阮某某本人的陈述,并查阅了案件材料,分别确认了三个阶段不同的起因及具体过程。

首先,黄乙与吴某在舞池内因黄甲的舞伴问题发生了争执,阮某某在看见黄乙可能与对方发生肢体冲突时就及时上前拉开了黄乙。并且根据黄乙、黄甲的陈述,在这期间,双方虽然有争吵,双方之间也有轻微的推搡,但并没有发生肢体冲突。但是,对方章某却有另一种说法,“问:吴某是否参与殴打?答:是的,吴某一开始去拉女子的时候,和对方发生了争吵就打起来了,但是我们双方很快就被拉开的。”为了核实案件真实情况,辩护人查阅了本案证人的笔录。就该KTV的服务员陈述,双方在第一次发生争执时,并没有动手打架,也没有对周围人产生太大的影响。因而,辩护人认为,在案件第一阶段的过程中,黄乙等人只是和对方发生口角,没有产生肢体冲突,并且在这一过程中,阮某某主动劝和双方,而章某等人的供述却明显与事实不符。

其次,阮某某陪黄乙返回舞池寻找鞋子,却被吴某等人挑衅,双方后发生激烈的肢体冲突。从阮某某本人的供述以及黄乙、陶某某的供述中,都体现了因吴某等人挥舞酒瓶并出言不逊才会导致双方的矛盾升级。但从对方的笔录中,却说是因为阮某某等人不依不饶,返回舞池后就拿着酒瓶想要挑事才会引发后面的暴力行为。从双方的笔录中,辩护人发现有关事件的起因双方各执一词,无法确认真相。但从监控录像中显示,阮某某陪黄乙回到舞池前,黄乙右脚上的鞋子遗失,阮某某陪伴在黄乙身边,二人的表情都相对平和,没有再起冲突的表现。可见,吴某等人陈述阮某某等人是为了挑事回到舞池这一说法存在疑点,不能得到证实。

最后,阮某某等人在门口遇见没有逃跑的费某某,因黄乙不满自己受欺负而诱使其余三人一同对费某某进行殴打。对于这一阶段的情况,各名当事人之间的陈述能够相互印证,黄乙本人也承认是自己一时气愤才会让阮某某等人实施暴力行为。最后,也是阮某某最先劝服其余三人停止殴打行为,并建议尽快就医。

综合上述案件情况来看,辩护人分析,双方当事人对本案的发生都起到了一定的影响,不能简单地认定某一方单方面地对案件发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另一方面,结合双方在案件发生时的行为,吴某等人也同样采取了激烈的暴力手段,并导致阮某某及陶某某轻伤、黄甲及黄乙轻微伤的结果。因此,辩护人提出,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对双方当事人不应区分主从犯,并应处以与其本人行为相适应的刑罚。

最终,审判机关审核了案件的证据材料,分析了案件的具体情况,并听取了辩护人的相关意见,采纳了辩护人的观点,就本案涉案人员不区分主从犯,认为双方对案件发生均有过错,并对阮某某等人判处了量刑建议以下的刑罚。


六、具体工作

(一)侦查阶段

辩护人介入案件办理后,首先会见了当事人阮某某,并通过阮某某的陈述掌握案件的大致情况。由于阮某某与吴某等人并不相识,而且在案件发生时并没有完整地经历案件发生的经过,许多情况也是靠着他自己的猜想来进行补充。为此,辩护人立刻查询了本案的具体承办部门及承办警官,并当面提交了委托手续,向承办警官了解案件情况,得知本案共有七名犯罪嫌疑人,其中一人即费某某因为伤势较重,目前仍在医院接受治疗,对费某某尚未进行伤势鉴定,而阮某某本人也构成了轻伤。辩护人向承办警官了解到,由于案件造成了KTV的营业秩序严重混乱,并且造成了多人受伤的结果,危害性较大,对所有涉案人员都将提请批准逮捕。为此,辩护人着重与阮某某沟通案件的具体细节,希望能够找到有利于阮某某从轻处罚的情节。

在会见阮某某时,他向辩护人详细陈述了自己所参与部分的案件经过,并且告诉辩护人,他曾多次主动地劝阻同伴停止暴力行为。“我看他们快要打起来了,就上去把黄乙拉住了,旁边还有一个服务员也在帮我。……我看那人也被打得挺厉害的,而且我们自己身上都有伤,就劝他们都别打了,先去医院。”由此,辩护人认为,阮某某在本案中所起的影响是相对较小的,而且他本身也具有防止犯罪结果进一步恶化的意识。辩护人以此为基础,向公安机关提出了相关的意见,公安机关也在此后进一步对案件进行了审核。

处理结果:

辩护人与公安机关进行了多次沟通,确认本案各涉案人员的伤势情况,并核实了双方当事人的具体参与情况。公安机关在讯问了涉案人员,调取了监控视频后,基本确认了案件发生的情况。同时,公安机关也将涉案人员的伤势情况反馈给了辩护人。最终,公安机关以阮某某等四人、吴某等三人涉嫌寻衅滋事罪于2015年10月20日将全案移送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二)审查起诉阶段

案件进入审查起诉程序后,辩护人第一时间查阅了本案的卷宗材料,并仔细审核了每一位涉案人员的笔录。因为本案涉及了具有利益冲突的两方当事人,为了能够更好地理清案件发生的过程,辩护人需要仔细审核每一份材料,避免对案件事实判断产生偏差。

首先,从阮某某的笔录来看,他对公安机关的陈述与辩护人会见时的陈述几乎完全一致,辩护人着重仔细研究了一些细节问题。其中较为重点的问题,是案件第二阶段发生的起因。阮某某本人陈述,“黄乙找到鞋子穿上后,我们四个准备离开,在舞池边上碰到了刚才吵架的那伙人,他们手里拿着酒瓶,还在对我们骂骂咧咧的,然后黄乙和对方发生了口角,吵着吵着我听到有人喊了一声‘打’,双方就打起来了。……我不清楚是黄乙先动手还是对方先动手。”从这一段陈述中,可以发现本来双方之间的纠纷已经平息,阮某某等人也已经准备离开KTV,但是因为吴某等人的挑衅行为,才会发生之后的暴力冲突。从这一点上来看,辩护人认为,阮某某等人的主观恶性是相对较轻的。

随后,辩护人也查阅了其他涉案人员的笔录。辩护人先是核对了黄甲、黄乙、陶某某的笔录,将他们陈述的内容与阮某某的陈述进行对比,发现内容几乎一致,并且四人之间的笔录也可以相互印证。然后,辩护人分析了吴某等人的笔录材料,发现吴某与张某的笔录都出现了自相矛盾、前后不一致的情况。并且,陈述案件第二阶段发生经过时,吴某与费某某的陈述内容也有所出入。吴某陈述,“那个人(即黄乙)回来以后,跟他们自己人说了几句话,我和费某某就一直看着对方……那个刚回到座位上的男子就拿起酒瓶指着我们,看到这个情况后,我就拿起酒瓶站了起来。”但当时也在场的费某某却进行了另一种陈述,“这时那男子和他朋友又返回舞池,对方全去吧台上拿了啤酒瓶冲上来,章某上去拦,对方就把一个啤酒瓶扔过来了。”可见,吴某等人的陈述并不能相互印证,无法证明案件发生的过程。

为了核实案件的具体情况,辩护人核实了公安机关提供的监控视频以及证人证言。虽然监控中并没有直接拍摄到双方当事人进行互殴的经过,但是从阮某某及黄乙在画面中的表现,结合其他的证人证言,辩护人分析认为,阮某某等人并没有主动挑起事端,只是想尽快离开现场。

辩护人在整理了上述证据材料后,会见了阮某某,核实卷宗材料,并与承办检察官进行了沟通,转达了辩护人的相关意见,随后也提交了书面的律师意见书。辩护人提出了阮某某的主观恶性较低,并且阮某某等人也都是冲动下才会实施犯罪行为,就阮某某本人而言,还具有防止危害结果进一步扩大的行为。另一方面,辩护人也提出了吴某等人具有犯罪的前科,并且他们本人的笔录也存在一定的问题,无法证实陈述内容的真实性。综合上述情况,辩护人希望公诉机关能够在提起公诉时,对阮某某从轻处罚。

处理结果:

检察机关审核了案件材料后,针对辩护人提出的情况进行了仔细的核实,同时要求公安机关提供补充材料,证实案件第二阶段发生的具体经过。同时,检察机关向相关证人进行了询问,以求还原案件事发经过。最后,承办人员采纳了辩护人的部分意见,认定了各名涉案人员所具有的从轻或者从重处罚情节,于2015年11月26日将案件移送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并建议判处阮某某等四人二年以上三年六个月以下有期徒刑的刑罚,建议对吴某等人判处一年六个月以上二年六个月以下有期徒刑的刑罚。


(三)一审审理阶段

案件进入一审审理阶段后,辩护人向审判机关提交了委托手续后,与审判人员进行了基本的沟通。审判人员审核案件后,也与辩护人沟通了他的看法,认为本案情节严重,就案件情况而言,也符合聚众斗殴罪的规定。为此,辩护人首先出具了一份书面的辩护意见书,认为本案是由于双方当事人的琐事所引发的纠纷,其行为中并不具有报复性质,因而对本案定性为寻衅滋事罪更为恰当。

随后,审判人员在征求了各名涉案人员及公诉机关的意见后,决定对本案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并将开庭信息告知了辩护人。辩护人在开庭时,当庭发表了对本案定性方面的意见,并且结合证据材料,说明了阮某某等人在案件发生的过程中,并非独立地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双方对于案件的发生均有过错。并且,阮某某等人也是案件的受害者,就阮某某本人而言,他还具有阻止案件继续发生的行动,结合其他量刑情节,辩护人当庭提出希望能够对阮某某从轻处罚。

处理结果:

本案开庭审理时,审判人员当庭听取了辩护人本案应定性为寻衅滋事罪以及关于阮某某对案件影响较小,并且多次主动劝和其他人员停止犯罪行为的意见,结合材料审核了双方当事人在本案中的具体情节及影响,并确认了每一名涉案人员本身所具有的量刑情节。最终,对全案以寻衅滋事罪定性,对阮某某等四人均处以量刑建议以下的刑罚,判处阮某某、陶某某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黄甲、黄乙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同时,判处吴某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章某、费某某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七、法律思考

有的时候,当事人往往会因为一时的冲动而无法控制自己的言行,最终导致犯罪,特别是在年轻人之间,这种现象更为常见。但是,其实只要大家都能冷静地思考,少一份冲动,多一份理性,许多不应该发生的事都是可以避免的。而冲动的结果往往是两败俱伤,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那一时之快付出沉重的代价。

触犯法律,害人害己。我们在生活中、工作中,都应该时刻保持理性的思维和冷静的头脑,遇事不应该让冲动支配行为,用暴力解决问题,而应该沉着应对,和平化解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