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意伤害罪】故意伤害致人重伤宣告缓刑

发布时间: 2019-03-08

故意伤害致人重伤宣告缓刑

一、名词释义

故意伤害罪:指故意非法伤害他人身体并达成一定的严重程度、应受刑法处罚的犯罪行为。

缓刑:缓刑称暂缓量刑,也称为缓量刑,是指对触犯刑律,经法定程序确认已构成犯罪、应受刑罚处罚的行为人,先行宣告定罪,暂不执行所判处的刑罚。

 

二、法律法规及相关司法解释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罪】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三、案情简介

当事人严某某于1997年10月9日出生于农村,由于家境贫寒,他在2012年上完初中之后就没有再继续接受教育,留在家中帮忙务农,直到2013年4月才孤身一人来到上海工作。严某某深知自己的文化水平有限,能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相当不易,而且老板也对自己非常照顾,不仅给了自己工作的机会,还解决了自己的吃住问题,所以,严某某一直认真工作,从不与人发生争执,并结识了一起工作并且同住的朱某和同事陆某。

2015年6月30日晚上,严某某与朱某在宿舍内休息,这时朱某接到了陆某的电话,陆某说自己和平时经常一起吃饭的酒友发生了口角,让朱某赶紧到饭店来。朱某一听就急忙准备出门,并在准备的过程中把事情告诉了严某某,于是严某某便决定陪朱某一起出门。等二人赶到饭店门口的时候,看见陆某正与其他两名陌生男子一起吃饭。陆某看见了他们以后就走出了饭店,给了朱某一百元,告诉他们已经没事了,让他们先到附近的一家足浴店等自己。朱某与严某某看陆某已经有了喝醉的迹象,就没有多说什么,二人也并没有到足浴店,而是去了一家网吧。

到了晚上11点左右,陆某打电话给朱某,说自己已经到了足浴店的门口,让朱某和严某某都赶紧过去。严某某和朱某来到足浴店门口后,看见陆某坐在台阶上,三人就在那里聊天。陆某看严某某也在场,就不停指责严某某工作上的不足,之后更是把严某某拉到一边,说他的不是。严某某看陆某已经喝醉了,而且平时在公司内与他的交情也不深,就简单地反驳了几句,却没想到没说两句话,陆某却一下子动手想要扇他的耳光,严某某躲开后,陆某不依不饶地继续上前打了严某某的左眼一拳。严某某莫名被打也是心里不甘,上前就把陆某摔倒在地,这时一边一直看着他们的朱某也赶紧冲了过来,拉开了两人,陆某自行从地上站起来后,又对着严某某的头部打了一拳。面对陆某三番两次的挑衅,严某某也被激怒了,于是他再度将陆某摔倒在地,导致陆某的头部撞到了路边的栏杆。朱某见两人大打出手也十分紧张,上前拉开了严某某后,把倒在地上的陆某扶了起来,并劝说两人赶紧回去。朱某扶着陆某走在前方,严某某跟在两人的身后往宿舍的方向走,没走出百米,陆某就突然冲向严某某,掐住他的脖子又打了严某某的左耳根一拳。严某某被掐住了脖子,十分愤怒,于是第三次将陆某摔倒在地。过了一会儿,严某某和朱某将陆某拉坐起来,陆某说自己的肩膀疼,于是朱某就送陆某去了医院,并且担心两人再度动手,劝严某某先回去。

严某某回到宿舍后就休息了,到了凌晨3点,严某某接到了老板的电话,说是陆某在第十人民医院动手术,情况比较危险。于是,严某某赶紧赶到了医院,并向在场的朱某询问了情况。严某某感到事情严重,自己也十分害怕,于是马上报警,称自己与醉酒朋友打架,对方现在在抢救,可能有生命危险。公安机关立刻前往医院,出示证件后,对严某某进行了口头传唤,将他带至派出所接受调查。

2015年7月1日,严某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公安机关讯问了严某某后,对证人朱某进行了询问,了解了案件情况,并对陆某的伤势情况进行了鉴定。经过有关机构的鉴定,陆某的伤势分别构成了重伤、轻伤及轻微伤。根据法律规定,故意伤人致人重伤的,应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刑罚,因此,公安机关于2015年7月8日向人民检察院提起了对严某某审查逮捕。检察机关审核案件后,认为犯罪情节严重,导致严重后果,于2015年7月15日批准了对严某某的逮捕决定,并交付公安机关执行。

 

四、办案思路

严某某被采取强制措施后,公安机关依照法律规定通知了他的监护人及法定代理人,由于严某某在案件发生时尚未年满十八周岁,对他进行讯问时需要法定代理人或者其他合适成年人在场。因此,严某某的父亲立刻赶来了上海,陪同严某某接受了公安机关的讯问,同时也向公安机关了解了情况。严某某的父亲感到事态严重,经过咨询后,立刻与本所签订了委托协议,指派律师处理严某某涉嫌故意伤害案件的全部辩护工作。辩护人了解了案件的基本情况后,对本案的办案思路进行了确认。

在案件事实清楚的情况下,辩护人在确认了当事人实施犯罪行为的过程外,还需要对案件的发生的前因后果进行确认。在一些情况下,当事人在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实施犯罪行为,但是因为一时冲动或者被激怒进行了暴力抵抗造成了严重危害后果的情况也确实存在。因此,辩护人往往会对案件的起因进行确认,核实有关的证人的笔录,确认被害人对案件发生的过错程度,这不仅是对案件事实情况的还原,也是对辩护人为当事人争取较轻刑罚打下事实基础。

如果被害人也对案件的发生具有过错,那么辩护人的下一步工作就是要对当事人的主观过错程度进行分析。辩护人通过分析案件的证据材料,对案件发生的过程进行详细地梳理,并对当事人采取的补救行为进行核实确认,以此来分析当事人的主观恶性程度。有些情况下,当事人因为种种原因一时冲动犯下了错误,但是在事后还是积极采取了弥补措施,防止危害结果进一步扩大,这也体现了当事人主观恶性较轻的情况。在当事人存在类似行为的情况下,辩护人就需要对事实情况进行确认,并结合法律规定,提出相关的意见。

在整体分析了当事人的行为及案件发生的过程后,就需要对当事人所具备的量刑情节和可能面临的刑罚作出大致的判断,并以此为基础,开展后续的辩护工作。在故意伤害致人重伤的情况下,法律规定应当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处罚,而适用缓刑的基本条件是当事人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也就是说,在故意伤害致人重伤的情况下,当事人能够适用缓刑的机率并不大。但是,如果当事人本身存在多项量刑情节,同时辩护人也能证实当事人的主观恶性较轻的话,那么,当事人适用缓刑的可能性也能大大提升。因此,辩护人在整个案件的办理工作中的一个重点为内容,就是主张当事人的恶性较轻,建议对当事人减轻处罚,并建议对当事人适用缓刑。

另一方面,在未成年人犯罪的辩护过程中,辩护人不单单要就案件的事实情况及量刑情节进行确认,还要对未成年当事人的生活环境及社会环境进行了解,并及时与办案机关进行沟通,以此确认未成年当事人的心理素质,在案件办理中,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项工作。

综合上述情况,辩护人仔细分析了案件的事实情况,并对案件发生的前因后果进行了分析,抓住当事人本身存在的量刑情节以及积极采取的补救措施,以此来争取对当事人从轻处罚的机会,并尽可能地提高当事人适用缓刑的可能性。

 

五、争议焦点

通过分析本案的事实情况及被害人的伤势情况,结合当事人本身为未成年人的事实,辩护人全面审核了案件的证据材料后,认为本案中严某某是否能够被认定为主观恶性较大为最大的争议焦点。

从公安机关出具的起诉意见书及严某某本人的供述中,对案件发生的过程都有详细的描述,严某某本人也承认,案发当时,曾前后三次将陆某摔倒在地,导致陆某颅脑外伤出现脑受压症状体征构成重伤、右侧锁骨骨折构成轻伤、体表挫伤构成轻微伤,已经造成了严重的危害结果,犯罪行为较为恶劣。但是,辩护人通过查阅了案件的卷宗材料,对案件发生的经过进行了详细地核实后,发现被害人陆某对本案的发生也具有一定的过错,而且事后严某某以及他的家人都已经进行了补救措施,虽然被害人的伤势较为严重,但是从实际情况来看,严某某本人并没有进行犯罪的强烈意志。所以,辩护人认为,结合证据材料分析,严某某的主观恶性应当是相对较轻的。

严某某最初向辩护人陈述案件情况时,辩护人就已经对案件的发生经过进行了详细地了解,并且在案件进入检察环节后,核实了严某某向公安机关所做的陈述,发现二者基本一致。严某某陈述:“没说几句,他就想打我耳光,我挡开后,他又用手打了我左眼眶一拳,然后我就用右手搂住他的脖子并用右脚别他的腿,把他摔倒在地上。……我们刚起来,陆某又用拳头打了我脸部一拳,我也发火了,又用原来的方法把他摔倒在地。……然后我们沿着路向前走了7、80米后,陆某突然向我冲过来掐着我的脖子并用拳头打了我左耳根一拳。我当时被他掐了脖子,火气很大,又用前两次的方法把他摔在地上。”从严某某较为详细的陈述中可以发现,严某某并没有主动挑起事端,只是在被陆某一再殴打的情况下,才会一时气愤并进行了暴力抵抗,最终导致了陆某重伤的结果。为了核实这一情况,辩护人查阅了本案证人朱某的证言。朱某在笔录中表示:“没聊几句,陆某就动手要扇严某某,被严某某躲开了。……我们三人就想回暂住地,走了不到十分钟,陆某又动手打了严某某,打在他的左太阳穴附近。”“问:事发当日是谁先动的手?答:陆某先动的手,基本都是陆某打严某某,严某某没有怎么动手。”也就是说,事发当时,严某某并没有实施积极的犯罪行为,只是因为被陆某激怒才会引发之后的犯罪情况。并且审核证据材料后,发现相关证据之间能够相关印证,因此,辩护人认为,被害人对于本案的发生具有较大的过错,严某某出于抵抗和控制的目的实施了暴力行为,他的犯罪意识并不强烈。

另一方面,辩护人还从严某某在案件发生的补救措施中,确认了严某某的主观意识。严某某原本已经返回宿舍休息,但是在接到老板通知后赶到医院,知道了陆某正在动手术,他自己感觉到了情况严重,并向公安机关报警。从公安机关出具的《工作情况》中表明,严某某在医院等到警官后,立刻交代了所有情况,并配合公安机关下一步的侦查工作。而且,严某某还通知了自己的家人,在明知道自己家境贫寒,自己也仅有微薄收入的情况下,先行垫付了陆某的医疗费用,并在案件侦查阶段对陆某进行了赔偿,取得了陆某的谅解。因此,辩护人认为,严某某积极进行补救措施,弥补被害人损失,体现了他的主观恶性是相对较轻的。

检察机关和审判机关审核了本案的证据材料,并对严某某的社会环境进行了调查,采纳了辩护人的相关意见,认为陆某对于案件的发生具有较大的过错,严某某本人的主观恶性较轻。最终,由检察机关对严某某变更了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审判机关在审理案件后对严某某适用了缓刑。

 

六、具体工作

(一)侦查阶段

辩护人在了解了案件的大致情况后,立刻会见严某某,听取了严某某本人对于案件经过的陈述,并分析了本案发生的具体理由。从严某某的陈述中,辩护人得知,在陆某几次三番想要动手的情况下,严某某采取的暴力行为并不是真正要使得陆某受伤,只是想控制陆某的行为,而且当时严某某也是被陆某激怒才会采取了暴力措施,他自己本身并没有强烈的犯罪意识。辩护人根据严某某的陈述,判断以本案的事实情况来说,构成故意伤害罪的定性并不存在问题。随后,辩护人向严某某核实了案件的其他情况,了解到严某某的到案情况以及陆某的伤势情况。辩护人综合情况分析,严某某本身是未成年人,依法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再加上他还具有自首情节,被害人对案件的发生又具有一定的过错,那么严某某还是具有采取取保候审的可能性的。

辩护人随即与严某某及其父亲进行了沟通,严某某的父亲表示,他们已经为陆某垫付了四万多元的医疗费,而且因为陆某和严某某本就是同事,结合严某某本人的意愿,严某某的父亲也已经积极地与陆某进行协商,希望能够赔偿陆某。基于这一情况,辩护人提交手续后,查询了案件的承办警官,向警官沟通了严某某目前的认罪、悔罪态度,表达了严某某及其父亲已经积极向陆某进行赔偿的情况。同时,辩护人向警官确认了被害人陆某的伤势鉴定情况,警官回复,陆某的伤势鉴定结果目前还没有明确,但是综合辩护人提出的几点情况,他们认为可以对严某某的生活环境进行调查,明确严某某是否符合社区矫正的条件,并及时将情况反馈给辩护人,辩护人也就此事与严某某的父亲进行了多次的沟通。

处理结果:

经过辩护人与公安机关的多次沟通后,公安机关进一步查明了案件的事实情况,并对严某某的社会环境进行了调查。但是,由于严某某是独自一人来到上海工作,事发时又未满十八周岁,未在上海办理暂住证,其居住的居委会及社区民警对严某某的情况也并不了解,因而严某某并不符合社区矫正的条件,最终公安机关还是对严某某提请了批准逮捕,并将相关情况告知了辩护人。最终,公安机关以严某某涉嫌故意伤害罪致人重伤于2015年8月13日移送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二)审查起诉阶段

案件材料至检察机关立案后,辩护人查阅了案件的全部卷宗材料,并且就案件的证据材料与严某某本人进行了核实。

辩护人查阅卷宗材料后发现,严某某本人对案件事实情况的陈述基本与对辩护人的陈述内容一致,但辩护人在被害人陆某的笔录中却发现了另一种陈述。陆某对公安机关表示:“碰面后我说了严某某几句,他好像一不服气就和我打起来了,后面的事情我也记不清楚了。”从陆某的陈述中,他并没有动手殴打严某某,二人只是因为言语不和才会发生肢体冲突。辩护人对这一情况表示疑问,于是审核了本案证人朱某的证言。朱某在笔录中也表达了,案件发生时,是陆某先动手殴打了严某某,而严某某在整个案件发生的过程中,很少动手,而且严某某的左眼角靠近耳根的地方还被陆某打伤了。同时,辩护人注意到,朱某向公安机关陈述,“问:陆某来到足浴店和你们碰头时,他的身体状况怎么样?答:我感觉他就是酒喝多了,有点意识不清。”随后,辩护人再度仔细查阅了严某某的供述,也发现了同样内容的供述:“问:他喝过酒了,看上去有点醉。”因此,辩护人认为,陆某当时处于醉酒的状态,对于案件发生时的细节记忆不清,而且无其他证据可以印证,不能采信。

另一方面,辩护人仔细核实了公安机关出具的《工作情况》、《严某某到案情况》等材料以及陆某的伤势鉴定报告,核实了严某某的自首情节,并同时整理案件的其他证据材料,表明严某某的犯罪情节较轻,已经向陆某进行了赔偿并取得了谅解。辩护人认为,虽然陆某构成了重伤,但是,严某某本身作为一名未成年人,在案件发生后没有逃离,反而是通过自己微薄的收入对被害人进行积极的赔偿,他的行为应当是值得嘉奖的。

随后,辩护人与检察机关的承办人取得了联系,对案件的情况进行了沟通,提出了严某某具备的量刑情节,希望检察机关能够对他进行羁押必要性的审查。检察机关听取了辩护人的相关意见后,核实了有关情况,并对案件的定性做出了判断。检察机关表示,对辩护人提出的多项量刑意见予以认可,并且因严某某在上海有亲属可以作为其保证人,可以在保证人提交相关材料的情况下,对严某某的羁押必要性进行审查。因此,辩护人立刻与委托人取得了联系,核实了严某某在上海有固定住处的亲属的身份信息,并征得了该亲属同意担任严某某保证人的意见后,将情况反馈给检察机关。之后,辩护人配合委托人与该亲属,按照检察机关的要求,提交了相应的材料证明,并提交了书面的羁押必要性审查申请书。

处理结果:

检察机关全面审核了辩护人提交的相关材料,并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对严某某启动了羁押必要性审查。在核实了案件相关事实情况及证据材料后,检察机关对严某某变更了强制措施,并同时认定严某某具有自首、赔偿、取得谅解等多项量刑情节,将案件于2015年9月9日移送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建议对严某某进行从轻处罚。

 

(三)一审审理阶段

案件进入一审审理程序后,审判机关通知了严某某,并决定对严某某继续采取取保候审措施。辩护人查询到案件的相关立案信息后,立刻联系了案件的审判人员,领取了检察机关提交的起诉书及量刑意见书,并初步表达了对本案的意见。基于在案件前期的工作,辩护人在庭前仅是向审判人员表达了基本的意见,并着重提出案件发生的起因以及严某某在案件发生后采取的行为。

审判机关初步审核了案件的材料,向被害人陆某核实了严某某进行赔偿并取得谅解的情况,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后,征求了严某某及其法定代理人的意见,决定对本案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并在案件立案三日后通知辩护人开庭时间。

案件在开庭审理的过程中,辩护人询问了严某某案件发生的起因及到案的细节问题,随后以严某某主观恶性较轻,犯罪意识不强为重点,当庭为严某某进行了罪轻辩护,提出了严某某具备自首、赔偿谅解、本身为未成年等多项量刑情节,希望审判机关能够对严某某减轻、从轻处罚,并能够对严某某适用缓刑。

处理结果:

案件经过开庭审理后,审判机关就控辩双方提出的相关意见进行了核实,并对严某某的补救行为进行了确认,采纳了辩护人的意见,认定严某某对本案的发生过错较小,而且能够主动投案自首,弥补自己给被害人造成的损失,主观恶性轻。虽然案件导致了被害人重伤的结果,但是结合严某某本身为未成年,且主观恶性轻、自首等多项情节,认为严某某符合社区矫正的条件。最终,审判机关对严某某判处了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同时宣告缓刑。

 

七、法律思考

礼之用,和为贵。所有人在社会上工作生活,都离不开与他人的接触与交流,在这个过程中,人与人之间难免会发生摩擦和争执,如果能够妥善处理,双方和谐了事自然是最佳的选择。但是在面对恶劣行为时,我们也应当冷静处理,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恶化,不仅破坏了双方之间的情义,一不小心,还会让自己面临牢狱之灾。

另一方面,我们在犯下错误时,也不能一味地逃避,而应当主动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起应有的责任,弥补自己的过错。逃避,只会将事态往更糟糕的方向引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