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妨害公务罪】妨害公务罪中的执法不规范行为

发布时间: 2019-03-08

妨害公务罪中的执法不规范行为    

一、名词释义

妨害公务罪:指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人大代表依法执行职务,或者在自然灾害中和突发事件中,使用暴力、威胁方法阻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职责,或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虽未使用暴力,但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是指中央及地方各级权力机关、党政机关、司法机关和军事机关的工作人员。

寻衅滋事:是指在公共场所无事生非,起哄捣乱,无理取闹,殴打伤害无辜,肆意挑衅,横行霸道,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

 

二、法律法规及相关司法解释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七十七条【妨害公务罪】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第二百九十三条【寻衅滋事罪】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二)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

(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条 随意殴打他人,破坏社会秩序,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情节恶劣”:

(一)致一人以上轻伤或者二人以上轻微伤的;

第四条 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破坏社会秩序,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强拿硬要公私财物价值一千元以上,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价值二千元以上的;

 

三、案情简介

2015年10月2日晚上,于某某和小姐妹肖某某、朱某某还有其堂弟李某某相约,正好国庆放假,大家一起聚一聚,相约在亚新广场附近的一家饭店吃饭。因大家许久未聚,先是点了一瓶白酒,大家边吃边聊,很是开心,没有多大会功夫,一瓶白酒就喝完了。这时大家觉得还没有尽兴,就又加了几个菜,同时又点了啤酒和黄酒,在谈天说地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已是十点多了,菜也吃的差不多了,酒也喝得差不多了,大家酒足饭饱准备离开了。

因为喝了不少的酒,于某某等四人走路已开始左摇右摆了。她们来到亚新广场对面的马路边上,准备打车离开。因是国庆节期间,打车的人也比较多,出租车比较难打,他们在路边等了一会儿,这时隐隐约约看到不远处过来一辆空的出租车。她们招手示意,出租车缓缓停靠了过来,刚在她们旁边停靠,于某某她们还没来得及上车,出租车就又向前边的乘客开了过去,并让其他乘客上了车。这时李某某以为出租车师傅看到她们喝了酒,故意不拉他们,借着酒劲,一股无名之火就窜起来了,他跑过去就把出租车拦了下来,并对出租车司机进行辱骂和殴打。于某某一看堂弟要闹事,也跟着过去了,在和出租车司机、堂弟拉扯的过程中出租车的一扇车窗玻璃碎了,司机也被打了,围观的路人进行劝阻,也遭到推搡。

正在大家僵持着争论时,突然出现了两个人,将于某某和李某某摁倒在地,因不知怎么回事,于某某等四人和这两个人一边反抗,一边拉扯,现场围观的群众看不下去了,便有人报了警。没过多久,便有两个民警赶过来了,由于于某某她们喝了大量的酒,又经过前面的一番折腾,这时酒劲也就都上来了。民警试图将李某某带上警车,于某某一看自己的堂弟要被抓走了,便扑过来和民警拉扯起来,企图阻止民警将其堂弟带上警车。在之前两个人和两位民警及现场围观群众的帮助下,最终将于某某等四人带上警车。

事后,于某某等人得知最开始出现的两个人也是民警,当时他们在附近巡逻,经过该区域时,想对于某某等四人进行盘查、询问。经过伤势鉴定,有两名民警的伤势构成轻微伤,范某某(劝阻的路人)也构成轻微伤,损坏的出租车经鉴定损失价值为900余元人民币。

2015年8月3日,于某某、李某某两人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肖某某、张某某两人因涉嫌妨害公务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公安机关经过调查取证后,认为于某某等四人以暴力阻碍民警执法的行为,符合法律规定中妨害公务罪的相关情况;于某某和堂弟李某某损坏出租车及致使范某某受伤的行为,属于在公共场所无理取闹、殴打无辜。因此,在同年9月1日,公安机关将案件移送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科,对犯罪嫌疑人于某某等四人涉嫌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提请批准逮捕。检察机关具体承办人审查案件后,认为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发生,并且相关人员均已涉案,于是在9月8日以于某某、李某某涉嫌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批准对其逮捕,并且于同日交付公安机关执行逮捕的强制措施。 

 

四、办案思路

当事人于某某被刑事拘留后,公安机关第一时间寄送了刑事拘留书给她的家属,告知了于某某目前羁押的看守所以及涉嫌的罪名。于某某的家属因对案件情况并不了解,以为事情不会特别严重,所以在公安机关的侦查阶段并没有聘请律师。等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后,家属才觉得事态严重,进行了大量的咨询后,得知于某某的情况可能会判刑一年半到两年,在这种情况下,于某某的家属决定为于某某聘请律师进行辩护。在向我所咨询了相关刑事案件的事宜后,于某某的家属比较满意,便委托了本所律师处理于某某涉嫌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一案审查起诉阶段、一审审理阶段的辩护工作。经本所指派具体办理该案的律师后,辩护律师随即了解该案的事实情况,并确认案件具体的办理思路。

首先,确认案件事实,明确犯罪嫌疑人是否涉案,接下来考虑的便是对案件的定性是否恰当。因为本案按照初步了解下来的情况看是涉嫌两个罪名——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辩护人考虑该两个罪名是否都成立,因为在案件前期的调查处理过程中,承办机关均是简单了解案件情况,并不会去仔细的核查各项证据。就本案的情况而言,辩护人在初步了解案件情况后,认为于某某涉嫌妨害公务罪的罪名,应该是成立的。在公安民警到现场处置时,于某某采用拉扯、推搡等方式试图摆脱民警的执法,这种情节是符合妨害公务罪的法律规定的。关于于某某的行为是否构成寻衅滋事罪,则是辩护的重点。如果妨害公务罪和寻衅滋事罪均成立的情况下,于某某的量刑至少要在一年以上,重的话则可能达到两年。换言之,如果本案只按照构成妨害公务罪量刑,则于某某可以争取在一年以下来量刑。有了这些想法后,辩护人就需仔细查阅案件材料,看本案中的情形是否已达到寻衅滋事罪的立案标准。

其次,在确认案件的定性问题之后,辩护律师的下一步工作就是核实犯罪嫌疑人的具体犯罪行为以及涉案情形中有无对犯罪嫌疑人有利的情节。本案中,根据案卷材料中现场群众的证人笔录来看,民警可能存在违规执法的情形,也就是说在妨害公务罪中,犯罪嫌疑人妨害的必须是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而该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执法行为首先要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结合到本案中,民警的执法行为不规范则属于其本身的过错,虽然不会影响案件的定性,但可以作为影响量刑的一点来考虑。

辩护人全面分析案件情况后,会以本案的定性即是否涉及两个罪名,以及妨害公务过程中民警执法不规范这两点为主要观点,再结合其他可以从轻处罚的情况,为犯罪嫌疑人争取较轻的处罚。

 

五、争议焦点

通过分析本案的具体案件情况,综合案件中的相关证据材料,辩护人认为,本案中涉及的争议焦点主要有两点,一是犯罪嫌疑人于某某的行为能否构成寻衅滋事罪,二是本案中执勤民警的行为是否属于执法不规范。

关于是否构成寻衅滋事罪,根据犯罪嫌疑人于某某的供述,她在看到堂弟李某某与出租车司机进行理论并进而动手后,本想过去将两人拉开的,在这过程中好像车窗玻璃就碎了,司机也受伤了,因为当晚喝了很多酒,所以很多情况她自己也记不清了,只记得后来好像旁边围观的人有过去拉她堂弟,然后被堂弟推到了。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并结合到本案中,寻衅滋事罪需要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或者任意损毁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情况下,才会构成该罪名。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是指因随意殴打他人致使一人轻伤或者两人轻微伤,这是按照该情形认定构成寻衅滋事罪的立案标准。本案中在民警介入之前,被殴打对象主要有出租车司机和劝阻的路人范某某,而经鉴定出租车司机的伤情并没有构成轻微伤,只有范某某一人构成轻微伤,按照上述立案标准来看,本案中不符合以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来认定构成寻衅滋事罪。接下来再来看是否符合任意损毁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情形,该情形在司法解释中需要达到任意损毁公私财物价值二千元以上,本案中经鉴定出租车损毁的价值为900余元,未达到该情形的法律要求。辩护人认为根据上述两种情形分析,均达不到寻衅滋事罪的立案标准,本案中于某某应仅认定构成妨害公务罪。

关于本案争议的第二点,民警执法是否规范的问题,现场围观群众的证人证言陈述:“最先出现的两个人并没有穿戴民警制服,也未说自己是警察,直到后面又来了两个民警,才知道前面两个也是民警”。本案中有两个民警构成轻微伤,其中一个伤势便是最初到场的民警之一的。而当晚的情况两民警确实没有穿戴警察制服,没有出示工作证件,也未告知犯罪嫌疑人在执行公务。为此,辩护人查询了相关法律法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二十三条规定:“人民警察必须按照规定着装,佩带人民警察标志或者持有人民警察证件,保持警容严整,举止端庄”,《公安派出所执法执勤工作规范》第七十条规定:“巡逻中发现可疑人员时,应当出示工作证件,表明身份,并在告知法律依据后,依法对其进行盘问、检查”。根据上述法律法规,辩护人认为其中一受害人即民警在执法过程中存在一定的瑕疵,执法行为不规范。

 

六、具体工作

(一)审查起诉阶段

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后,辩护人在第一时间查阅了案卷材料,与嫌疑人核实了相关证据材料。犯罪嫌疑人于某某供述:“……出租车车窗的玻璃怎么碎的不知道,当时三个人都在拉扯,然后就碎了。受伤的路人不是我打的,是我堂弟推了他一下,他就倒在地上了……当时突然就出现了两个人把我和我堂弟按在地上,我被吓了一跳,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后来我的两个小姐妹就过来帮我们,想把我们拉起来,到了后来被带上警车,那两个人也一起上了车,我迷迷糊糊中听他们讲话,才大概猜到那两个人可能是民警”。通过犯罪嫌疑人于某某的供述,关于寻衅滋事罪的定性不论是从具体犯罪行为的实施,还是从该罪名立案标准的认定,均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基于于某某自己供述的情况,辩护人将事实情况与案卷中同案犯李某某的笔录进行印证。李某某供述:“……我当时站在出租车旁边和司机在争吵,没有动手,这时突然来了个人就把我摁倒在地上了”,问:“这个人有没有告知你身份?”,答:“没有,他连警服都没有穿,我不知道他是警察。到后来我被抓上车才知道他也是民警”。根据同案犯李某某的供述,与于某某的是可以印证的。辩护人认为,从证据材料、犯罪嫌疑人的笔录及同案犯的笔录来看,执行公务的民警之一存在不规范执法的行为,这种情况在量刑时应当进行考虑,保证司法的公平公正。

在明确了以上观点后,辩护人就与承办检察官电话沟通,将关于本案定性是一罪还是两罪的意见及法律规定进行阐述,同时也提到了民警执法不规范的情况,承办检察官表示我们提出的相关意见他们会重视,会仔细核对案件材料,如若和我们表述的情况一致,则会采纳。

处理结果:

检察院仔细查阅案卷材料并听取辩护人意见后,采纳了辩护人的相关意见。将民警介入之前的行为仅认定为妨害公务罪的起因,不单独作为犯罪提起公诉。同时在建议量刑时也将民警的执法不规范的情节考虑进去,做出了一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量刑建议。2015年11月1日检察院以于某某涉嫌妨害公务罪将该案向法院提起公诉。  

 

(二)一审审理阶段

案件进入一审阶段后,辩护人前往法院拿到了起诉书,随后,安排会见了犯罪嫌疑人,告知开庭时间、开庭流程,询问于某某就案件的罪名、犯罪事实、证据材料有无异议,是否认罪,并确认庭审的辩护方向。

经与犯罪嫌疑人充分沟通确认后,辩护人联系了承办法官,表示在该案中对于于某某涉嫌妨害公务罪的定性及相关犯罪事实均无异议,也再次将本案中民警执法不规范的情况向承办法官进行了说明。再者,于某某本人也表示认罪伏法,本案又适用简易程序,辩护人希望法院在从轻处罚时,考虑的幅度可以大一点。

不久后,法院安排了开庭时间,案件公开开庭审理,辩护人当庭进行了罪轻辩护,从案件事实、法律规定、犯罪嫌疑人的自身情况、家庭情况等多方面入手,希望法院能从轻处罚,减少余刑。

处理结果:

法院经过庭审,对案件的事实情况以及证据材料进行了全面的核实,采纳了辩护人相关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最终,法院认定于某某因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


七、法律思考

妨害公务案件中大部分人法制观念薄弱,法律知识匮乏,对执法者正常执法不理解,对自己行为的性质认识不到位,只要执法者的执法触及其利益,就认为执法者在侵犯其合法权益。在这种错误认识下,部分行为人会坚决维护自己的“权益”,对执法者施以“言语暴力”,甚至“肢体暴力”。很多人对“妨害公务”没有概念,以为大不了拘留几天,殊不知已触犯了《刑法》。

公民运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权益的同时,也要加强法律学习,增加法律知识,通过“合法”手段维护“合法”权益。用法律武器维护权益是公民“懂法、用法”的应有之义,但任何权利都是有限度的,包括维护自己权益的方式和范围,应当强调理性维权,且所维护权益需为合法权益。

执法机关更应进一步规范执法,加强公务人员执法规范化培训,统一执法标准,细化执法工作流程,提高群众工作能力,从而提升执法公信力,减少妨害公务行为发生。